20.11.08

電車·隨想


平日出門,如不趕時間而目的地又在港島區,我會搭電車。一來沿途有風景看,二來感覺閒適,三來價錢便宜。樓下就有個電車站,矯情如我,老覺得等電車比起等地鐵浪漫許多,煞有情懷。冬天坐電車最愜意了,冷風不斷從那小窗口鑽入,隨著電車徐徐行走那一下下的工東工東響,會有種晃蕩的時代錯亂感。氤氳懷舊時光氣息的場景,仿佛有個肩膀瘦削、身着旗袍的女人,一個西裝筆挺理小平頭的男人,毗鄰而坐,一段感情,正在這裡發酵滋長。發乾的喉頭,酡醉的雙頰,流水的眉眼暗示一切,一切無語卻昭然若揭。然而,他到站了,她沒有。遲疑片刻的腳步還是踏出了車廂,於是回到現實,陌路一般。來去匆匆的地鐵,從來沒有時間沒有條件上演如此迂回的曖昧戲碼。

26 則留言:

ee 說...

嗯,電車,跟其他交通相比,擁有不一樣的情懷。
可以常搭電車,是「港島區」人士的福氣!

yanwei 說...

隨著歲月流逝,我們無可奈何失去的,就是情懷吧?
我是到最近才猛然省起,電車是港島區獨有!我還跑去問老公,爲什麽九龍沒有電車?

蝋燭の芯 說...

電車在日本是所有的Train, 你所指的是double tecker的汽車對嗎?叫人懷念的"香港電車".看到香港的景色突然想起朋友又以網絡郵購方式寄來一箱書物.堆積了整個房間.下個星期回來,真的要先空郵一部分過去了.

yanwei 說...

秋萍
我指的是tram,你在北角住過應該知道,好多電車站說。
有特用的電軌車道的。所以,也不能說是汽車吧??和train也不同。

marco 說...

多年前到香港開會的時候,午餐時間推搪有事,一于懶理他們為我準備的午餐,自己跑去搭電車繞港島,我對電車的浪漫鏈接來自張愛玲:

“叮玲玲玲玲玲,每一個「玲」字是冷冷的一小點,一點一點連成了一條虛線,切斷了時間與空間。”

還沒有開始想象翠遠那段讓人驚心動魄的電車性經驗,只上面的叮玲玲就已經足夠你坐足一百次了。

而你的那個西裝男和旗袍女的幻想,不就是《封鎖》的潛移默化嗎?你說張愛玲是不是神?

  

yanwei 說...

marco
果然是張迷。
我想,但凡喜歡看張小姐的書,也必定會對電車有無限遐想。記得第一次在上海看到電車,我的心被緊揪住,那些場景活脫脫在眼前,不由自主窒息。
西裝男和旗袍女,正是翠遠的宗楨的化身。用地鐵暗喻沒有封鎖,只有來去匆匆的人們的時間。什麽都給你看出來了這次。哈哈哈。

得要補充一下,上次那“靜好的歲月”,我沒有試探的企圖,你的照片的的確確讓我有這個聯想。你說得沒錯,張愛玲是神,我們生活中多少浪漫的唏噓的捉狹的惆悵的縹緲的聯想,始作俑者都是她。

marco 說...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在試探我,哈哈,我只是酸了酸你一下。

先別說封鎖,你的描述也是躍然紙上,我想象你向你的導演說場景和人物大概是這樣的短小精悍,一下子畫面就跳上來。

跳上來的其實還有“失蹤”,那場電車三角關系的擦肩和張力,也是一場很棒的曖昧戲碼,你看,你的隨想,也給了我不少隨想呢!

yanwei 說...

marco
差點忘了跟你說,港人搭電車都會說去搭叮叮,你說是不是很傳神呢?

你說的”失蹤”,我全無印象!也是張小姐的短篇?

marco 說...

一下子從張愛玲跳到去港片,也難怪你會遲鈍一下。

我是說徐子珊的那個片啦。游乃海的那部。

yanwei 說...

hello!!!
那個是《跟蹤》,okay???

蝋燭の芯 說...

恩,我是北角的過客,不是歸人.出門多乘搭計程車.這種雙層汽車,也乘過.不在北角,也不在九龍.不記得在香港的那個角落了.說起Tram, 我倒想起墨爾本的Tram風情.

我猜,你主要想表達張愛玲《公寓生活記趣》裡頭電車回家”的內在喜悅經典描寫吧?

呵呵!我也曾經“非得聽見電車響才睡得著覺”,不過是在東京.當時我的宿舍就在國道二號路和鐵道之間.每天都在電車的“哐鐺”“哐鐺”聲中入夢.

yanwei 說...

秋萍
九龍沒電車軌,你自然沒在那裏乘過。
你說的《公寓生活記趣》的電車經典描寫,我倒是沒有印象呢。

marco 說...

o haha 原來那個遲鈍的是我。sorry ya!

寓言家的故事 說...

我还没机会搭電車,往往只能在电影里见到它的踪影。不过,我想,那感觉一定很好吧,尤其是有凉风过脸上。。。

安东尼刘 說...

我也喜欢香港的电车,记得2005年11月的时候从新加坡飞去会合在香港旅行的朋友们,我们住的酒店在炮台山地铁站那一带,出来就有电车了。
我们都爱从那儿坐“叮叮”去到铜锣湾逛街,那种感觉很爽。而我通常都选择不坐下来,爱站在“叮叮”入口处的门沿望人望街道,伴着凉风,感觉很好又平静。
啊......我.....要......去.......香........港........(几时得?)

sukigoh 說...

从前住铜锣湾的时候也喜欢乘搭电车到太古的公司上班。而且一定选择坐楼上的位置,楼上晃得更厉害,像在船上。

嫣薇,香港开始冷了吗?

yanwei 說...

寓言家
夏天搭電車,會熱死!電車的情調,需要秋冬這樣的氣候才能襯托出來。

安東尼
那麽你在上海有坐電車嗎?
我到過上海兩次,兩次都沒有去坐電車。

suki
天氣請參考:http://www.hko.gov.hk/wxinfo/currwx/fndc.htm
這樣你會一目了然!

sukigoh 說...

谢谢你喇嫣薇。
天开始凉了,要小心身体啊。

seasonc 說...

秋萍,
那篇《公寓生活記趣》我倒是記得的. 《流言》是被我翻爛了的一本書, 也是我唯一的張愛玲.

我到現在還沒坐過ding ding的說.

yanwei 說...

season
你想會喜歡的,怪有情調說。

suki
別客氣。
你也要帶夠衣服。

寓言家的故事 說...

呵呵,好,下次一定等到秋冬氣候才乘搭电车。。。

joshua 說...

槟城以前是有电车的
现在,cititel前面那条马路上还有电车轨道的痕迹
以前不觉得怎样
后来有了在香港和墨尔本搭电车的美好经验后
就很恨槟城的电车为什么没有完善保留下来

那种很随性地跳上车看到什么特别的又跳下车的感觉,太爽了!而且还有那特别的情怀。

joshua 說...

读到蜡烛的鑫的留言
我也是北角的过客
在那里的ibis住了一星期
当时去找在香港姐妹杂志上班的朋友
时隔多年
竟然是自己在同一本杂志工作
人世中的巧合有时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北角的气氛跟九龙很不一样
除了搭电车的经验外
还记得酒店附近有一条七姐妹道(这样的路名让我有很多想象)
里面藏着一家卖竹打面的小店
那面条真的好好吃

安东尼刘 說...

agnes,
我那次在上海并没有坐电车,反而坐出租车比较多。不过如果再有机会在上海坐电车,应该感觉会很棒。:)

yanwei 說...

joshua
我個人也認爲這是檳城的一大遺憾。如果有了電車,這個小島的風情,會更完整。

北角有很多好吃地道的美食,讓人目不暇給!你還記得那家雲吞麵叫什麽名嗎?

什麽時候再來香港?!

joshua 說...

忘了云吞面店的名字,记得外面贴了蔡澜推介的剪报,那竹打面的制作过程太壮观,于是就捧场了!

好像是在七姐妹道的麦当奴附近,我记得我跟朋友是吃了云吞面再去麦记饮咖啡的。

我也想再去香港啊,希望明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