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08

幾段

好友們陸陸續續問起我什麽時候回去吉隆坡。農曆新年吧?如無意外。雖然,我還未訂機票。縂要日子近些,我才能進一步確定。

農曆新年回去,好處是可以跟家人好好團聚,滿足老人家“一家團圓”的渴望。不好的是,有好些姐妹、好友都得回鄉過年的,所以未必能碰面。尤其是我的姐妹們,我真想念你們。每次久別重聚,我們都親密得好像從未分開,話題無邊無際地聊個不停,還有心底深處的體己話......這些淳厚的友情,全靠歲月浸泡而來,一點捷徑也走不得,多麽珍貴。有時候,我真不敢相信,啊,眨眼間,我們都年過三十了。

日子是一天一天過的,可是回頭一看,時間好像是瞬間被蒸發掉的一樣。

XXXX

每次跟老公兩人一起回馬,我們都會抽幾天出來去個小旅行,兩人世界一番(咩事?我們不是天天都在二人世界嗎?)。希望,他明年一樣能夠抽空吧!

剛在朋友的部落留言,說到:世上最美的城市,乃是與戀人同行的城市。真的。至今仍能感覺兩人置身陌生城市,互相依賴和信任、一起發掘新事物,既浪漫又好玩。那種甜蜜,跟窩在家裏的安穩舒服又有所不同。所以,每一次跟老公去旅行回家,又會期待下一次旅行的到來。

XXXX

說到留言,今天中午在四順處,剛寫下“poets”這字,馬上想起年少時深深喜愛的一部電影《Dead Poets Society》;湊巧地,超級才女蘇善安(爲什麽最近椰子屋的老前輩一窩蜂地重現人間??)在小施部落留言,也提到了“已故詩人會社”,仿佛有什麽在召喚我,去重溫這部電影。

不要告訴我,你沒有中過“Seize the day before you die”的毒,嘿嘿。我慶幸我中過毒,讓我的年少歲月在今天回想,是多麽有氣質多麽早慧多麽美好!

你們還記得自己看這部電影的反應嗎?唔,我忘了當時是15還是16歲?在戲院裏看得吸吸嗦嗦,最後忍不住,索性放聲哭出來。用完一包紙巾。年輕真好,可以率真得如此肆無忌憚。還記得有一次看《Brave Heart》,我也是在戲院哭得死去活來的!想來是那時不過十幾二十歲,天下值得哭的事情還多得很啊!唔,真的,驀然回首,“我慶幸我活過”。

7 則留言:

安东尼刘 說...

我15,20岁时看戏也是个哭包,有时会在戏院默默流泪,有时却在散场后坐在那儿抽泣或啜泣,哈哈哈,真的是少年强说愁,哭到像死老母。最记得看《新不了情》、《阮玲玉》、《Sommersby》、《地久天长》等等的电影时哭到最厉害,朋友们从开始的被吓到,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可看出我看戏哭的次数有几多。
不过年纪大后,看戏已经越来越少哭,记忆中有静静流泪的戏好像是去年的《Antonment》而已。抽泣或啜泣已经是咸丰年代的事,哈哈哈。

seasonc 說...

"不跌過未算飛過 / 不痛過未算哭過 / 哭聲之中找笑聲 / 只要我活過哭過 / 不怕我活錯哭錯 / 即使這也叫任性 / 讓我且一次任性"

安东尼刘 說...

seasonc,
你要酱子来帮你的阿莲打歌meh??!好,我也来打....

“再见悲哀因我不再计较任何结果
什么都可以坦荡未在乎谁是错
我两眼合上失去什么
是与非也掠过
别固执到问一切为何....”

匿名 說...

《Dead Poet Society》是個経典!

多年前看過,一些劇情画面仍然在脳海中。

最近,你好嗎?

我是愛喝檸檬茶的人

yanwei 說...

檸茶人
謝謝問候,我很好呀!生活充實愉快!

安東尼&四順
你們當這裡是網上版Karaoke嗎??

安东尼刘 說...

agnes,
系啊,请问点解我geh冻冷茶未黎geh??order好耐左......

yanwei 說...

安東尼
凍檸茶?砒霜就有你份!飲啦!